美文网_文章_散文欣赏_美文摘抄_文章阅读网_三笔原创文学网

天律

来源:QQ376270928 作者:勿生 时间:2016-07-01 13:30:07 点击:
宋朝,浙江有一个李通判,监管着兵民、钱谷、户口、赋役、狱讼等州府公事,可谓权利重大。李通判家里,不仅家财万贯,珍宝堆积如山,而且在家里养了成群的美姬。通判在27岁那一年不知得了什么怪病突然病死了。他家里有个老仆人是个素食者,为人朴实忠厚,做

宋朝,浙江有一个李通判,监管着兵民、钱谷、户口、赋役、狱讼等州府公事,可谓权利重大。李通判家里,不仅家财万贯,珍宝堆积如山,而且在家里养了成群的美姬。通判在27岁那一年不知得了什么怪病突然病死了。他家里有个老仆人是个素食者,为人朴实忠厚,做事谨慎。他的主人年纪有为就这样病死了,老仆人抱着主人痛哭了两个时辰,昏倒在卧铺上。一日后,老仆人和通判妻妾为他设立了斋醮。这时门口来了一个老道士,手持仪仗前来化缘,老仆人满脸悲痛,又听闻有人来扰自家主人的丧事,喝叱道:“我家主年纪如此年轻就病死了,我们还要办理丧事,无暇施舍素食给你。”道士丝毫不生气,只是笑了笑说:“你想要你的家主活过来吗?我能做法,可以让他的魂魄归来,人有三魂七魄,附体则人生,离体则人死,你可愿意?”老仆人非常震惊,连忙跑到屋里告诉众妻妾,众女听后又惊又喜,于是跟着老仆人出来拜见老道士。可这老道士却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。老仆人和众女非常后悔轻慢了这位能起死回生的老神仙。最后他们无可奈何,相互散了。

没过几日,老仆人从街上走过,偶遇到这个道士,老仆人那是又惊又喜,硬拉扯着老道士的袖子,向这老神仙请罪他那天的怠慢。老仆人恳求老道士复活他家主。

道士悠悠地说道:“我不是不肯给你家主作法,只是这阳间有阳间的律法,阴间有阴间的司例。想要死人还阳,必须要有人替代,以命换命,以魂换魂。我怕你家没有人愿意做这样以命换命的事,所以我就离开了。”老道士摇了摇头。

老仆人依旧坚持道:“请您跟我回家一起商量这件事。”

于是老仆人拉着道士到了主人家里。进了屋里和众妻妾商量,将他与道士怎么碰面,与他说的话,全部告诉了众女,众妻妾刚听到老神仙来到家里,非常的欣喜,暗想自家的丈夫可以复生了。但是又听了老仆人说到,要让家主复生必须要有人替代。个个讶然失声,众女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噤不发生。这时老仆人毅然决然地说道:“诸位女主人还年轻,如果代家主死,就太不值得了,老奴我风烛残月,死了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?”说完就出了屋门。

老仆人来到大厅与老道士见面,决然道:“就让老奴老替代主人,可以吗?”道士俨然地说道:“你到时候不要反悔,不要恐惧,就可以。”老仆人重重的点点头。

道士说:“念在你诚心,我可以让你回去和你的亲友道别,待三日后作法成功,七日后作法便可以应验了。”

老仆人听从道士的话,回到自己的家里,早晚一次焚香祭拜。到亲友家里把这件事告诉他们,与他们做最后的诀别,道别后泪眼蹒跚的离开了。他们听闻这件事后,有的人笑话他,笑他太愚忠,愿意代主人死;有的人对他的行为肃然起敬,敬佩他的忠诚;有的人觉得他很可怜,怜悯他的遭遇;更有的人揶揄这件事的真实性,觉得不可信。

老仆人告别亲友后,路过圣帝庙,庙里圣帝神像庄严圣神,整个神像高一丈二,两只眼睛充满智慧的神色,脸上挂着慈悲为怀的微笑,全省披一件素者的衣装,申申然,夭夭然,巍然屹立在庙堂内。这圣帝是素食者日夜信奉的神,代表着慈悲、智慧、和合。老仆人一步三叩首,向圣帝祈祷:“老奴代家主死,求圣帝助道士放回家主的魂魄…”话还没说完。有一个赤脚的和尚站在案首前大声呵斥道:你满脸的妖气,大祸马上要降临到你身上,我来帮助你度过这个祸端。但是你千万不要泄露出去。”然后递给他一个纸包:“临近危险的时候拿出来可以助你化险为夷,救你一命”。说完后那和尚就不见了踪影。

老仆人回到主人家,偷偷地打开纸包,见纸上写着:手抓五具,绳索一根。看完,他小心翼翼地将纸包揣进怀里。

转眼三天的时间到了,道士让老仆的床移到家主灵柩前,道士在老仆床头设坛作法,让人用铁链把门扃上,在门上开一个口子,用来平时给道士送饭菜。诵咒七日道法自然应验,在这期间,与平时没有什么差异,老仆人很疑惑,突然他的心扑通一跳,听到床底下飒飒作响,两个黑影从地下跃出,两黑影绿睛深目,全身短毛,身长二尺多,整个头颅有车轮那么大。

老仆人吓得脸色苍白,冷汗直流,躺在床上不敢动弹。两鬼低头看了看老仆人,两只绿色的眼睛骨碌碌盯着他,见他没出现问题,又绕着棺材走了两圈,打量了一会儿,然后用牙齿啮住棺材,慢慢将棺材撬开一个缝,老仆人听到棺材里传来一阵阵的咳嗽声,宛如家主的声音,待两只鬼完全开启棺材后,两只鬼,一左一右将家主从棺材中扶起来,家主坐在棺材里面,他脸色惨白如纸,耷拉着头,奄奄一息,好像病了好久很严重,两只鬼用手按捂家主的腹部,家主的脸色恢复了一些,嘴巴渐渐能发出声音了,但是从家主的嘴里却发出老道士的声音。老人愣愣得盯着他的家主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—家主变成老道士了,愀然道:“圣帝说地果然应验了。”他急揣出放在怀里纸包,顿时,天空乌云密布,天雷滚滚,一只五爪金龙飞出,金龙身长数丈,将老仆攫到室内,用一根绳子将他缚在房梁上,这时老人已经昏倒。从房梁往下看,只见两鬼将家主扶出棺材,发现老仆人已经不在卧床上了,家主大声叫道:“啊!作法失败了。”声音非常的急切,两鬼听后面目狰狞,翻箱倒柜,到处寻觅老仆人。家主异常气愤,苍白的脸色显得更白,更加扭曲。他两只苍白的双手,青筋暴起,取起老人的床帐被褥,徒手将它全部碎裂成块。一只鬼知寻不得,它仰头一看,看见老仆人就在房梁上,桀桀地笑道:“在上面。”其声悚悚然,让人皮毛发颤。

房屋外面,天空昏暗,狂风不止,簌簌地刮着树叶,众女又害怕又担心。天成异象,必有妖货违反人间定律。阴阳逆乱,祸乱成像。

那只鬼看到老仆人后,两只鬼与家主腾身直取老仆人,还没到房梁上,天空中“刺啦——”一声巨响,一道赤红色的天雷直劈室内。仆人“扑通”一声从屋梁上坠落至地,棺材依旧依旧关的严严实实,好像从没发生过之前的事,两只恶鬼也消失的无痕无迹。

众女看到赤红色的天雷落到自家庄园,急忙跑到屋里,此时天空已经乌云散去,万里晴空。她们把门打开,看见老仆和道士倒在地上,众女赶到道士身边,那道士已经被天雷震死,七孔流血,全身乌黑。道士身上有朱砂、硫磺的字迹,上书到:“妖道炼法易形,图财贪色,天条决斩如律令。”十七字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推荐阅读